馬滌凡》書寫南京大屠殺的張純如與偉大母親張盈盈

馬滌凡》書寫南京大屠殺的張純如與偉大母親張盈盈

馬滌凡》書寫南京大屠殺的張純如與偉大母親張盈盈。(圖/愛傳媒提供)

绿色意识高涨 ESG投资当道

【愛傳媒馬滌凡旅美隨筆】從加州回來的飛機上,看了一部動物的電影,豹媽媽生下了三隻小寶寶,可愛得不得了。她不斷地用舌頭舔着這些小傢伙們,而這些頑皮的小花豹們,也不斷的在媽媽的臉上、背上跳上滾下的,兩個可愛的小絨爪子抓來抓去,看了可真有點令人擔心。

我一直在想,要是我的話,早就吼起來了。沒想到花豹媽媽居然完全無動於衷,還任由這些小鬼們胡作非爲,真正的讓我看到什麼叫做「虎毒不食子」的畫面。

辣妹主播被酸「拿筷残没家教」神隐12天 她失落:我真的不得体?

好友薛正璇說的很對,天下沒有不偉大的媽媽。母親節,使我回憶起幾位了不起的母親。

国泰金第1季赚342亿 3月收到俄债620万美元利息

1997年,張純如女士帶着無比的勇氣,出版了當時唯一的一本、講述日軍侵華暴行的英文歷史著作《被遺忘的二戰暴行——南京大屠殺》,內容詳述了日軍侵華 持續6-7 周,屠殺近30萬手無寸鐵老百姓的暴行。當時這本書更登上了《紐約時報》的暢銷書排行榜!

2004年的11月9日,在女兒失蹤了一整天之後,媽媽張盈盈得到了讓她傷心欲絕的消息,女兒在離家不遠的車上,開槍自殺了。

热血传爱13年 元大爱心捐血活动 救血荒

36歲的張純如,丟下了年邁的父母,離開了當時只有兩歲、她唯一的兒子Christopher。

她留給爸媽永遠的創痛、以及永恆的回憶。

傷心欲絕的媽媽張盈盈,決定寫一本有關於女兒的傳記、這是她當時唯一、也是最後的心願。

含着淚水、這位堅毅的母親,把女兒不幸的離去,化作了對女兒思念的力量,更化成了艱辛的挑戰。

本土疫情升温 全国27校宣布停课改采线上教学

她開始着手整理純如的衣物、電郵、手稿、書信和各式資料。

喜欢侦探片、想当网红 这两科系成高中生最爱

她決定獨自面對這艱辛無比的挑戰,完成自己最後的心願——一個爲自己心愛的女兒寫一本專書的心願。

其間,他們穿越美國飛到波士頓來了兩次,一次是因爲電影《南京》的試映典禮。

职场》工作内容和面试谈的不同!该闪还是留?

紐約的獨立製片人Leon先生,在那裡爲電影做了首映!

里昂先生回憶,在中南美的郵輪上,他有一天偶然在圖書館的角落,看到了這一份有關於張純如書寫這本書的故事。

望着眼前的照片,「她那一雙靈巧又智慧的大眼睛,盯着我看、彷佛要告訴我:別走遠,這裡還有許多的故事,要等你來發掘」 里昂先生慢慢地回憶着:

「我情不自禁地拿起了那一份報紙,開始閱讀。身爲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美國電影獨立製片人,我非常驚訝自己飽讀歷史,卻對二戰期間這讓一段慘絕人寰的史料毫無所知。」

里昂先生繼續回憶:

下船之後他直奔紐約的書店,買到了這一本令他震驚的書。感動之餘,他當下決定斥資購買版權 並將其拍成電影,公諸於世。

一年之後、他專程飛到波士頓。在此,他爲我們做了電影正式推出之前的首塲預演。當晚,John Hancock可容納一千多人的大禮堂,座無虛席!

這部電影在波士頓預演之後,兩星期才正式在電影院上映。

第二次,張盈盈和張紹進夫婦又專程飛到波士頓。這次,是爲了探訪哈佛大學的一位研究教授。即使純如已去逝這麼多年,盈盈仍想要了解爲什麼女兒吃了醫生開的抗憂鬱症處方Abilify之後的第九天,會引發第一次自殺的傾向?

玩具枪藏天花板 通缉犯躲平价饭店仍被警揪出

由於對吃藥的不適應,此時的張純如在醫生的協助之下,開始換了另一種抗抑鬱的處方藥Celexia, 而這種藥的副作用更多,不但會改變一個人的性格,甚至於會使患者有更焦慮及自殺的傾向。

正妹律师婚礼穿太辣 双C露半球养眼画面 网笑:新郎会后悔

其實,有關這些副作用的答案,在不同的地方,都是被廣泛的報導。可惜,都沒有引起一般人的注意。

歡顏笑語 小說

吴慷仁挑战最苦角色 《斯卡罗》含咸鱼活绑十字架

2004 年的11月9日,終於造成了無可挽回的悲劇。這位年輕、勇敢的女權鬥士、歷史文學作家張純如,她的生命時間,永遠定格在那一天!

這位偉大的媽媽,2013年——在女兒去世後的七年,把對女兒所有的思念化爲力量,終於獨立完成了一本長達15 萬字、400多頁的傳記!

位於聖荷西的Iris chang 張純如紀念公園,也在2019年的11月8日正式完工開放。

男仲介偷吃女同事 上班咸湿调情嗨喊「下面会兴奋、不能走路」

2004年起,這位偉大的母親、現年82 歲高齡的張盈盈,她的每一天都在爲女兒而活。

全球 高 武

科工馆长交接 李秀凤:贯彻科工馆「人人都成为科学人」使命

雖然張純如早已離我們遠去,但是她留給大家的精神遺產,在媽媽的努力之下,仍然會永遠、永遠的活在每一個人的心中。

积极解决动保问题 嘉县家畜所动物收容管制评比全台第一

● 專欄文章,不代表i-Media 愛傳媒立場